返回列表 發帖
我們的學生紛紛在尋死。  L6 ?4 c2 F( D* U5 X6 \3 ~2 ^* T
於是大家忙著怪責政府部門政策失策、教育界失職、父母家長失責,甚至教育制度失敗……。* F; d, a4 J6 Z, N. O
當然有道理。1970年代初期,厠身教育前線的阿祥高調鞭策自己的行業,痛陳教育工作大部分都是反教育;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教育政策愈益兇殘慘無人道,教育界同工天天捱世界掙扎,仍然不免滿手鮮血害死學生;我們的爸媽爭相以愛之名摧毀子女終生;我們的輔導工作(個人前線所見)最客氣地說也只可以是杯水車薪、有心無力……。, ]1 C, A& E# J( p+ V, g% o, {) g
埋怨唏噓、互相指責對誰都沒有好處。找出問題的根源才有辦法對症下藥,步出死胡同。# R5 V6 k: s5 n2 y2 L+ d" t  S7 \' i
*   *   *    *   *   
3 e+ ~! w& ~2 j0 S8 W
7 n& d: h" Q/ E+ ?9 U3 V- P1 Z& O人怎麼可能放棄自己最寶貝的東西----生命?它再不寶貴。- |8 v) R0 t* e5 r/ _
人是地球上的動物之中,唯一追求意義的「儍瓜」。物質的、肉體的滿足絕對不能滿足我們。
. \( T* p/ U' C1 T! D6 j! t4 [% }當我們生命的價值一息尚存,什麼艱苦考驗煎熬都捱得過----正如意義治療學 (註1) 開山祖師维克多•弗兰克指出:When you have a WHY, you can bear any HOW (既知緣何上路,萬水千山等閒) 。5 g; {0 Z" a; f* r1 Q& a3 P+ I1 q
*   *   *    *   *   ! d0 }1 F. y5 `5 _5 d) ?
& E' n3 C, Q0 h2 \9 h" D* B- e
這種社會生活,大家的生命還剩餘多少價值?自少失去童年做父母的炫耀要揚威親友,長大後終生做房奴任由僱主壓搾市場魚肉,老來無用無援無希望,在內心深處有誰不想一死了之?
; `6 X' ~; F8 X" |5 g  l( ~人人都在各顯神通爭相了此殘生。(不想死,不會生癌;不想死,不會糖尿;不想死,不會抽煙;不想死,不會半夜三更打機拒睡……)。我們都處處與身體為敵,跟死神眉來眼去。死亡意欲滿城重壓,濃得長期化不開。) O4 Y0 l! a1 h0 N
等到這個重量堆積到臨界點,蹤身一跳尋求解決即告理所當然。我們中間抗逆力低的不幸者,個個終於付諸行動,陸續有來。
% d/ A. W0 z/ o$ f: n; h* b( H/ Z, D$ p+ O. I; k
*   *   *    *   *   7 j0 Z" D! z) g7 Y
所以,支持學童、再教育家長、撐教育界、改革教育制度和政策,始終還是末道。只有文明的轉化才能治標。四十多年來祥哥一直堅持,這個時代文明的危機,源於西方的「奧林匹克精神」泛濫(註2) ,世人迷信鬥爭、競勝、排斥。6 p) g+ N# `* S6 f5 V
不幸,過去幾百年,人類社會被西方帶領,搞出了這個灰色(尋死、鬥爭、破壞、無情、狂妄)的文明。等到大家醒覺,生命回復到綠色(希望、和諧、互利、生機、天然)的方向,就不會惘然求自盡。
6 S$ \9 O1 S9 j) f' Z, c0 n( n' P那時,生復可戀,我們中間再沒有誰一躍尋解脫。/ z+ e3 d! u* Y7 l( ~$ t2 ^% H8 [
*   *   *    *   *   
0 l) F; b1 X& q9 C
5 L' }5 i0 j  G; h8 O8 T2 M3 k3 M: k這,亦正是吾輩做身心靈療癒工作的意義。  E* x0 n! O" ^6 [8 ~

! W4 q2 a& ~# x/ E' T1 z; u0 y3 f
4 m0 s- C3 _5 _# f8 e* P0 J! p7 u/ P
註釋:
5 C( M! F* v: f; Z1.        意義治療學見  http://baike.baidu.com/view/1274657.htm' \* h3 i. D$ F
2.        周兆祥:〈鬥爭的悲情災難世界觀〉http://www.lifeflowhk.org/2016/0 ... %E7%95%8C%E8%A7%8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