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種肆虐歐洲和北美的致命超級病菌已潛入澳洲,專家擔心因缺乏實驗測試,這種病毒未能引起澳洲人的重視。專家猜測,這種超級病菌的入侵可能是通過進口食品。) I! _6 d9 }+ L, `8 i& c# m

' ]) V" J  T. O; |9 n* O) _悉尼晨鋒報報導,專門實驗室能更經常發現這種超級劇毒病菌菌株——艱難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簡稱C diff),但問題的嚴重程度還是未知,因為這種病菌的檢測不在常規檢測範疇內。& M  q5 k4 l8 {7 m" X; y

0 u. e+ t) j7 B6 Z& q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微生物學教授萊利(Thomas Riley)是艱難梭菌專家。他稱,這種病菌一般會導致患者出現嚴重的腸道問題。他稱,截至去年年底,他的實驗室里發現了一種被稱為244菌株的超級菌菌株,而且這種病菌在急劇擴散中。/ f& R0 y7 d/ P& C% U. T1 ]3 B9 [
- r1 |$ a# e+ C
5月份維省首席衛生官員萊斯特(Rosemary Lester)透露,2010-2011年的15個月期間,醫院和老年護理中心的14名維省人死於艱難梭菌。公共健康專家認為,244菌株可能是罪魁禍首。
7 F( a7 `! f. w9 ]8 v' [# r( I+ U
- W6 V& E, ~5 h) {/ I& `4 H) R研究人員發現,在紐省,高達40%的艱難梭菌案例有可能被忽視了。萊利教授表示,他相信大量的艱難梭菌案例未被上報,而且各地的衛生部對這一問題反映也很遲鈍。「我感到很害怕。我認為我們將面臨一個非常黑暗的時期。」
+ P+ @& F$ ?; _2 I6 O  }  h, |# x2 p3 d1 j5 d& y# ^3 Y/ m
在過去的12個月至18個月內,244菌株從不存在發展到澳洲第三大普遍艱難梭菌菌株,占所有測試病例的5%。萊利強烈建議把艱難梭菌菌株測試划入常規檢查範圍。還有很致命的一點是,傳染病菌通常在醫院中傳播,但艱難梭菌卻可以在社區中傳播,研究人員對此也是摸不著頭腦。「社區中有很多討厭的艱難梭菌,這是一種及其嚴重的疾病。」萊利懷疑社區之間的傳染可能是通過進口食品傳播的。+ i4 K" N0 S' s  S& g

9 m  _# B6 A$ J3 y9 a/ u+ K這種艱難梭菌超級菌株在北美和歐洲更為廣泛。根據美國中心疾病控制和預防部(US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公布的數據顯示,6%-30%的病人死於這種超級細菌株,而這一比率正在穩步上升中。' C$ n+ \4 Y0 q+ U- P% L3 e& n" V1 R

% `! Q" A+ r1 S/ m1 _+ Q' d傳染病和微生物中心的吉爾伯特(Lyn Gilbert)稱,每個衛生區對這種病毒的監測方法不一。並不是每次測試都會檢測這種超級細菌菌株,但疑似與244菌株有關的病例似乎越來越多。
' f' W% ?* I& A$ I: ]( ~, ~! p0 C) f3 \7 h4 P+ Z
「去年還沒有這種病菌,今年這種病菌已經遍布全澳洲了,紐西蘭也有病例。這種244菌株和2005年遍布北半球的討厭菌株有許多共同特徵。」
( }6 q. q* ?! C' }2 T2 L/ }8 i2 _" `
社區之間的傳播增加了這種病菌是通過食物傳播的可能性。抗生素的過量使用,也讓人們對這種病菌的自然免疫力下降,因為抗生素吞噬了自然腸道菌群。5 q1 E- i* \% }, l& k
0 o  |- g! D- {  T
一份關於紐省北部衛生區患者的複審報告發現,高達40%的艱難梭菌案例有可能被忽視了。
/ T0 B% c4 L! J1 t- r
9 h! K5 X1 T6 A許多患者嚴重腹瀉的病人未被測試是否感染這種病菌。據澳洲疾病傳染預防與控制會議報告顯示,在過去的18個月里,被確診的病例達60例,但實際情況很可能已經接近100人感染了這種病菌。大約一半的病例是在社區中被感染的,剩餘的病例在醫院里被感染。$ H) H4 C6 f: |" I0 e0 `
- `9 c8 t5 S' W# T3 L# A' ^
正確洗手和清洗食物是防止艱難梭菌感染的重點。這種病菌產生的耐寒孢子可以存活在體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