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如何與過敏自然療法結緣
! g; ?9 q) n6 G


. h$ e3 W( k8 {/ V' j" y

3 A! w6 o" z! O
一、我是與自然療法沾不上邊的外科、急診科醫師9 \( J" C7 e: o

# x; r2 f' r- m+ v. `; E, \


4 R8 L4 R% B/ T* @6 _' S+ U: t
我生於1951年,1980年自台灣大學醫科畢業,畢業後做了30年的臨床醫療工作,先後經歷外科骨科、急診科,也曾在南部開過家醫科診所。1 ~+ L8 l1 m# Y0 s, `9 Y% p0 Q

台灣的醫療分工分科越來越細,對於不是與自己專精科別有相關的疾病,通常都不會花太多時間精力去深入瞭解,更遑論投入治療了。
+ h+ @; m) q( r% P

做外骨科時,碰到有過敏問題的病人,頂多只會像大多數西醫一樣,開些抗組織胺或類固醇的藥物給他而已。
/ b" q2 [. h/ V1 d6 m1 Q1 J

1988年,改做急診科。會因為過敏來到大醫院掛急診的,都是比較突發性或是極嚴重的患者。例如,急性蕁麻疹是最常見的,其次大概要算「氣喘」了。人會喘的原因很多,過敏是其一。如果說是「Asthma」這種病,與過敏就關係重大了。除此之外,過敏性休克也常見。其實,在急診室處理治療急性蕁麻疹、過敏性休克或氣喘這些疾病,所用的藥物多年來都沒有很大改變。全台灣,全世界醫院的抗過敏用藥其實都差不了多少。
& D; R/ `3 u+ g& ^) _

急診科醫師與患者的關係是很淡薄的,不大可能主動追蹤病人,若是輕症,就開藥讓他回家,之後再請他來門診複診;嚴重的病人就住院,再轉給病房主治醫師。) U; r4 p# a1 h$ b5 s/ X


# m/ \% w* @! T( r3 O0 n% H

二、大女兒的病引導我進入過敏自然療法領域
# K+ K" l" x$ g- }

在急診室,過敏的人雖然很多,但治療上採用的不外是抗組織胺及類固醇等傳統西藥。
& o5 Z" w- J0 D7 h' F

常言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 S1 \3 ?) @8 b" Q1 i$ |

有一天,就讀大學二年級的大女兒MuMu打電話來說,她暈眩耳鳴得很嚴重,幾乎無法行走,也無法上課。& W+ b1 ?6 R3 i

火速幫她做了各種必要的檢查,所有報告一如所料,都在正常的範圍內。
1 w- |6 z2 H% s/ O, B

能開的藥都開了,也都吃了,但症狀並沒有明顯的改善。只好請教耳鼻喉科、神經內科同事醫師,他們都一致認為恐怕只有吃類固醇藥物才能治標抗發炎。這對我真是重大打擊,我向來對類固醇是敬而遠之,能不用就不用的。現在竟要用在自己女兒身上,心裡的沉重無奈可想而知。
5 z& {+ {; Z$ {* q9 l, f: }! p0 W3 g" R

無法可施之餘,請教一位做自然療法的前輩,他建議自費(健保不給付)抽血做90種IgG食物抗體檢測,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寄出血液檢體。一星期後,檢測報告出來,顯示她對牛奶及蛋有中度IgG抗體,也就是說,她對於牛奶及蛋有慢性(即延遲性)過敏反應。前輩醫師說,只要在飲食中,暫停吃牛奶及蛋的相關食品,耳鳴暈昡就會改善。' n# @; l2 B7 l8 y

& Q5 o* v) p: c7 v1 C/ |# q
以下即王小姐(MuMu)的IgG食物抗體檢測報告:9 V$ u' j8 O: X8 j* {  F: M

. G! p  K2 @0 L! e% q
5 ^  t$ g; B& I4 o
. {/ {( u" k  Y4 o6 p
2 C8 x- T( @" W# k! l/ w4 c8 l
  Y# T. z( U: d+ x: e& v( l7 }
+ n) \7 Z9 I. A6 n

% P6 Z2 |0 r( C; P" v: c: ]
0 o0 s2 E& g! _! e* L  H. q

她從小身體一直都很好,不要說過敏疾病,連傷風感冒發燒都不曾有過,牛奶及蛋小時候也都常吃,從來不曾有過任何過敏的現象。; F, s4 I+ H' f  g: m' e9 f

我問她上大學後,是不是經常吃牛奶及蛋?她照實瞞的說,兩年來每天都喝一大塑膠瓶牛奶,早餐都吃吐司麵包夾兩顆雞蛋。9 G7 s- Q1 r/ v. ?% \% p! j  T

檢測之後,她的配合度很高,立即停止食用任何含牛奶或蛋的加工食品。第三天,暈眩及耳鳴的情形即顯著減輕了。過了兩個星期再去看她時。已恢復了往日的笑容。( a3 l' Y. a, o! N9 x

曾將女兒的情形請教一位過敏、風濕免疫科同事,其實這位專科醫師並不認為食物IgG抗體與過敏有什麼關連,他說可能只是巧合,甚至建議試試讓我女兒再大量吃蛋及奶,如果會再誘發暈眩耳鳴,才能證明蛋奶與她的症狀有相關。我可不想這樣殘害骨肉,拿人體來做動物實驗。
: g# r# ?! \4 U  i+ \1 y7 a( C: p2 \

其實到今天為止,絕大部份過敏專科醫師都只檢測IgE,而不驗IgG。IgE有健保給付,而IgG則沒有。: K: w& v% C, G5 \9 A( c) G4 F

我曾當面請教資深免疫學前輩,為何健保不給付IgG檢測?卻始終得不到答案。經深入了解,才搞清楚原因。原來問題不在健保局,而是因為免疫醫學界並沒有提出這樣的申請,因大部份免疫學專科醫師們,都不認為IgG有什麼重要性。
; J) H+ b5 R# v$ _  X9 z+ r

抱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我鍥而不捨地持續查資料,拜訪了多位跟我同樣具有西醫背景,已經做IgG食物抗體檢測有多年心得的醫師,遂得到許多的啟發。
$ e- s6 P1 `1 N0 K

由於先行者醫師的傾囊相授,再加上個人臨床觀察經驗,對IgG檢測的重要性有了深度體會,它的確比IgE檢測的意義更大。
* E/ Y# k8 }6 [8 b- O8 {7 Q

自2007年後,我女兒就不曾有暈眩耳鳴發作了。
' @4 @- n- {  ?% D* X4 ^

心裡真是覺得萬幸,若是當初我沒有打那通電話,並讓女兒抽血檢測IgG,那她今天搞不好服用類固醇都吃成水牛肩、月亮臉了。
0 C! T% F' U2 H% R: {

三、感恩發願回饋社會全人類0 z, t& }2 M' t! p' [3 n

抱著對上蒼感恩回饋的心,努力收集資料編寫了一本書--「拒絕過敏很簡單」,強調IgG抗體檢測的重要性,以及用飲食自然療法來治療過敏等疾病,作為患者的衛教讀本。) X: V( w. F$ l- P" _

回顧過去,如果不是因大女兒的病,我大概沒有機緣投入過敏的自然療法行列。我常跟女兒說,她是上天派來引導我的使者。
- g; n/ d. g" B& f! U2 j5 H+ X

出版社找我寫這本有關過敏的書,我一口答應,似乎心中一直在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對我而言,這幾年來治癒過的過敏等免疫失調疑難雜症個案實在太多了,信手拈來,都可以隨時寫成故事,就像作家寫小說一樣。不過如果只是講個案,則會顯得很雜亂,不如把我如何由一位外骨科、急診科醫師轉型為過敏、免疫失調疾病自然療法的心路歷程以及治療的原理,作一個清晰的說明,對患者以及其他也想投入的醫師才會有更大的助益及指引。
" V, Y5 O$ L) H

我這年屆花甲的西醫師,餘生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把自然醫學的概念及用食物來預防及治療疾病的方法廣為傳播。希望能開啟全人類對於疾病預防及治療的新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