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SC 1961a.jpg
2014-08-11 10:46
4 i8 J! d5 k0 ^9 W4 H% {3 _! e8 ?
( s  h/ D5 }: y0 Y' w" K( a9 W9 l) W
53年前的故事:靈修路上第1站
! }- w1 h2 g. P, L5 O. i救濟米救濟豆因緣" P: M: F" ?7 [7 v* E

, j+ a& j) N- X7 k9 [3 d  阿祥來自一個可以說是毫無靈性或宗教氣氛的家庭:祖父和爸媽都不信神,祖母燒香供奉祖先神位,但也不懂甚麼佛學,只是典型的民間信仰奉行者。記憶中家人一直從未將終極關懷的問題(例如人死後往何處去、誰創造天地)作話題,大家亦沒有什麼神秘經驗。   生平首趟的宗教緣份可以說是摩門教的邂逅:舍下兩個街口外有棟大廈頂樓是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教會的分會。阿祥大約9歲時,得到父母准許隨鄰居去參加兒童主日學,一切都挺新鮮,現在回想起來唯一記得的是每次總有蠟筆顏料可以填色繪畫(內容是耶穌生平),還有那些人據說不准喝任何有色的飲料,連汽水和茶都不喝。
  q4 E6 r2 ]) P1 {$ K# A: N% q2 O( j: [到了12歲時,運道一轉,媽媽忽然有興趣上區內的天主堂,原來當時(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我們住的深水埗區越來越多由大陸逃港的難民入住,山邊滿是僭建的木屋,歐洲的教會捐贈救濟物資,於是我們的鄰居街坊紛紛去排隊領取,媽媽帶回小包的米,還有豆、餅乾、芝士等,皆大歡喜,後來媽媽叫我們三兄妹陪她上天主堂聽道理(逢一三五晚)我無可無不可,覺得有點悶但也不算太悶,沒有意思但也有點新奇,結果去了。爸爸死也不肯去,堅稱「我不是『罪人』,你們別當我『有罪』,我不用人家打救!」。從此祖母繼續燒她的香,保著她的祖先神位,我們也在另一邊牆上掛了十字架。4 X' X9 i6 |  [+ E; v# l- Q

# K& [+ K1 B/ h0 q+ j洗出了新生命                                                      $ _% b2 s, n2 z5 @' O+ y) M0 ]
  過了6個月,慕道班畢業了,成績好態度好,准於「領洗」。施洗的禮儀蠻莊重感人,我全身白衣白短褲白襪,而且白得很白。當時真正覺得舊人「死了」,生命重新開始,總之信也好不信也好,即管當真,那才好玩。   說也奇怪,這時才發覺天主教的宗教生活相當適合我,或者說正好滿足那個階段(靈性啟蒙期)的需要。領洗後幾天,不知如何獨個兒大清早往聖堂參加彌撒,而輔祭都開了小差,神父示意叫我幫忙,替我穿上紅白的輔祭袍,明知我甚麼都不懂也讓我跟着他,逐步逐步指示。我只覺得好玩,受寵若驚。   此後差不多天天早上都去了,加入了輔祭團,很快學上手輔彌撒的「行當」──除了熟知每一階段做甚麼之外,還要不斷用拉丁文回應神父所唸的經文。從此我成為了團中活躍分子,因為有得玩(打足球、旅行、認識了區內的其他男孩不時互訪)有得「威」(覺得很刺激很有意義,聖堂又新又大,主日最旺場的彌撒過千座位坐滿了)。  喜得初嚐靈性生活
3 C8 S3 }% p. U   如此這般,沒想到,由12歲初次踏足天主堂時開始,短短大半年光景,整個生命變了,可以說是我生平首趟體驗到靈性生活(Spirituality)這回事:; [4 B, Y. P& B7 d' G: F
        發覺生命原來是有意義的(有目的、有使命、有方向,而且有了定位,世事有了解釋);# J% s9 n9 T1 [6 x7 y
        感覺到與更高的一位有溝通連繫;
. G' I; n" E0 K        獲得了內心的滿足喜悅,感覺到生命整全圓滿。
$ z1 P9 Y  \) z) N; P        關於當年入教的經驗還有一點值得一提:在每天早上我輔祭的首台(六時卅分)彌撒,總有三四位白袍修女在前排恭坐/跪,其中一位很可能是德蘭修女。卅多年後唸她的傳記發覺原來她的修會在那段日子服務我區難民,她曾駐守一段短時期,後來也多次回來探訪巡視業務。如果是真的話,我該不止一次站在祭台上隨神父為她送過聖體。怪不得那個時候那間聖堂的氣場如斯美妙呢。
: U) i  E% U' u$ G' k3 t% M' ?# k: h9 [, c
站到台前肩起新任務
! @  p+ g0 t! T0 {. o0 G2 C   又過不了一年,我們住的舊樓拆卸重建,父親不按牌理出牌,因緣際會,在沙田(今美林邨附近)買了一間石屋連一點點土地,當時該處荒僻原始,可在流過門前的小溪洗碗碟,林後是充滿生趣的樹林,閒來不但跳進潭裡游泳,還有小塊土地開墾種菜。同時我也離開了巿區那個光鮮的大教堂,來到一個非常「土氣」的堂區:沒有豪華擺設,教友大多相熟,一切將陋就簡,平均文化水平小學程度,有次打風,建在河邊的小聖堂幾乎淹沒在洪水中!   對我來說,上天果然另有安排:那位醜脾氣但好人的意大利籍本堂神父雖然廣東話流利,卻一個漢字也不懂閱讀,所以讓唸高中(教友文化水平差不多最高)的我在各種主要的禮儀(例如耶穌受難日拜苦路)中一邊當司儀,向會眾講解程序及意義,一邊替他唸不少應當由神職人員唸的經文,同時我也為堂區管理輔祭及其他事務,儼然參與了教會的日常運作。本來個小子、害羞、怕事的男孩搖身一變,站了出來學當領導。   q) L, b+ E& L) b7 {* h
………………………………….5 n+ c% ]! D3 ?7 v* l7 m" w

* t0 g1 }$ @. A本星期四,領洗53年紀念的晚上,阿祥繼續講往後的故事發展,分享路上的偶拾、恩典:2 x3 Z3 U9 ?6 S3 S2 j

! [5 z; w; n! I7 M  e  }3 S# D1961年8月14日,阿祥在天主堂受洗成為基督徒。* S/ C; J8 ^6 D% h; }5 d
後來許多年之後才恍然大悟,做「基督徒」是怎麼一回事。7 W$ T1 b0 Z+ D! y: t2 V
2014年8月14日,即是53年之後,阿祥在自己的地方主持一個特別的晚會,分享這段日子中寶貴的體會。
# n9 A; ^& O2 Z7 k4 h不斷有朋友說對「教會」失望,但明顯他們又熱切追求修行的生命,清楚知道人不是肉體的存在。" w% r: s+ h( X& O
搞了四十多年翻譯,認識到聖經翻譯的骯髒恐怖事實,看過歷代教會毫不光采的咀臉,逐步看透耶穌的真面目。
" O7 v; v9 E/ G這個神聖又不平凡的晚上,阿祥開放心靈與有緣的朋友切磋靈修路上的見聞,講耶穌和佛祖在甚麼地方以擁抱。
; J! f1 z; R0 B& `( v/ H0 t# l真正修行有成的得道者,原來見解行為都那麼一致。你知道實情嗎?
$ J  o5 s. T8 |$ U* ?& X4 @3 \- n" u0 n/ @0 o" I6 W
當晚《順天快活人》和《為甚麼聖經信唔過耶穌信得過》三八折發售 (每本$19.5)。
  ]9 s, c- p' n1 s6 l2 i: w# ~/ O0 r: [$ m" C3 }+ _, y

, v" [. \$ {5 X; |4 h生命流動靈修夜:佛陀耶穌基本法* S% c* q0 B" Z; Q
主持:周兆祥博士
% E% j8 V3 E$ B. t1 W* M5 N8月14日(星期四)下午7:30-9:30,請於7.15登記入座齊齊做靜心
( `4 f4 G$ ^9 C7 O綠野林(尖沙咀加拿分道2號13樓,地鐵尖沙咀站D2出口對面)9 `& t( G4 M" e! D4 l8 H" k3 I
$ s( N3 j. \- C  ]1 Z6 {- T
豐盛交換$388,會員$368;60歲以上長者及6歲以上全日制學生、永久會員及流動生命手療師228)。
6 y1 o+ l  S, }; p7 V: T請將費用以銀行轉賬轉入恆生銀行支票戶口: 228-699427-001,抬頭人「流動生命香港有限公司」,並在入數收據寫上參加者姓名,聯絡電話及活動名稱,電郵回info.lifeflow@gmail.com,我們將會用電郵回覆確認付款。 (請保存正本收據在活動入座時提交作記錄) 。送贈出席者手療資料。1 A$ X. V+ o, S/ \, \2 m

8 \) f# s& s5 D2 S2 U留位、查詢: 3428 2416,或WhatsApp 6627 7500  (熱線服務時間每天正午12.00-下午8.0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