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as 48....jpg
2014-08-12 09:10
2 m+ Y! W3 h8 u5 q
4 J; y- M$ T, O3 L
  回想起來,我整個人的思想背景原是單純的梵蒂岡二次大公會議之前那種意大利傳教士版本的天主教原教旨主義信念:天下間有善惡兩大對立的陣營,魔鬼誘人下地獄,信主得救,只有一個宗教(天主教)是真的,其他都是膺品或邪惡勢力。這種思想模式令人處處推論以絕對的態度進行──我全對、你全錯,非黑即白,一切都二元化、極端化,隨時不惜將不合模者妖魔化,結果內心難得自在,亦不容易跟人相處、交流心得,更時常樹敵。   花了整整四分之一個世紀,經過許許多多轉折與磨鍊,才慢慢認識了這個死穴,動手改善,學習用多元的、包容的、體諒的、欣賞的方式去看所有人的一切,承認存在的事物必有其道理這個道理,更進一步承認自己,可以知道的可以掌握的何其渺小,自己的能力何其薄弱。   某日,一位神父朋友在我主持的「綠色茶座」分享信仰觀點,談靈修的喜樂時忽然說:「宗教是用來經驗的,不必用來辯論的」,此語猶如當頭棒喝,即時想:唉入教30年,竟然走了那麼長的冤枉路,當然有過不少經驗宗教境界的光景,但一直以來始終認為要「搞清楚」、要能夠「以理服人」(證明我信的是「真」的、「正確」的)才心安,用左腦去信,錯得多麼可憐。   那位神父亦不經意地說:「想去傳教(天主教),最好的辦法是此後十年絕口不提天主。」我頓時想通了。(執筆之日,剛好十年過去。) : f$ y1 A4 m, r- _& M& b/ Z9 o% L, C2 S
宗教不是用來爭辯的 8 m" h. M8 z& w8 o4 z
  不斷有朋友、讀者、聽眾相問:周先生究竟你信甚麼教?你有宗教信仰嗎?一直覺得很難解釋、不想回答,因為三言兩語道不盡箇中實情,反而往往引起誤會引起不快。凡是要介紹尚未流行的範式(paradigm),總是困難重重的,正如向老外解釋食物「濕寒熱毒」,還不簡單呢。   可以講的是「輕舟已過萬重山」,但旅途上的九曲十三彎不乏辛酸苦楚,而此刻仍繼續在尋道的路上,享受着過程的樂趣,並且非常感恩。   當年,唸大學前後,入修院不成,隱約有個意念:做神父過一生,也許太容易了,恐怕天主另有安排,要在我身上下更大的注碼。   後來不久即明白到,原來每個人都要創立自己的宗教,而且窮一生精力去不斷完善它。   信別人的宗教,就好像吃別人的藥,同一個處方通常不會適合兩個人。40年下來碰到不少朋友,正是大受糊塗信別人的宗教所累,蠻可憐的;奈何緣份未到,他們只好繼續吃苦頭。   今天,「你信甚麼教?」的話,我會回答:「人生那麼短,哪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   如果拿這個問題去問佛陀、問耶穌,他們會怎樣回答?說不定他們也有這個想法。   宗教是後人搞出來的「必需之惡」,往往跟教主在生時的精神相距十萬八千里。教主在自己的處境中找到了開悟、解說、超越的法門,跟有緣人分享一些心得,只此而已。
) G; a/ T9 U' a! q9 d& K        記得有個故事說某師傅與眾徒弟共飯,席間師傅忽然將桌上剛吃過的碎魚骨放到自己那碗飯裡,於是眾徒弟也照樣做,師傅又將一碟碟菜的汁倒入碗中,煞有介事地用手將飯、骨、汁混和,眾徒弟面面相覤、百思不得其解,也一個個模仿師傅的手勢照做了,下一步,師傅將兩匙羹的湯倒入飯中,大家又照做了,此時師傅心愛的花貓跳進師傅懷中,他將調理好的魚骨飯餵進牠口裡,眾徒弟一時不禁失笑,尷尬不已。6 B7 ^8 V& {, I8 m2 X: b8 _
        許多宗教都是模仿教主做當年對他有用但今天對大家毫無意義的事,還煞有介事地訂為禮儀,藉此賺取供養。 信甚麼教? 實在無謂 ! {8 \: R  e7 ?$ F8 `  w! t' ?3 P" `
  我肯定了追尋開悟、解說、靈性的滿足是人生最大的任務,甚至是唯一有意義的事,宗教本來正是擔當助人超越得到這些的角色,可惜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今天的宗教往往辦不到(也許從來都大多數情形下辦不到),而世人繼續有殷切的靈性追求,事實上在宗教以外這些需要一樣可以得到滿足,20世紀下半期開始,所謂「新紀元運動」是像一個大市集,有各式各樣的攤檔提供千奇百怪、集古今中外大成的產品與服務,幫助人超越,其中有傳統主流宗教式的、有新興宗教式的,也有世俗式(甚至聲明非宗教、反宗教式的);都各有貢獻。   這並不是說宗教(理論)與教會(組織)都是壞事,因為許多人在尋道的過程需要扶持,宗教、教士、教會都可以提供可觀的幫助,對於相當大比例的人來說,生命中某些階段裡是需要主流宗教的支援,每個宗教代代有人出,不乏聖人有心人高風亮節,惠澤眾生,不過如果各宗教各教會追不上時代的步伐,有「靈修市場」上競爭失利,為世人所摒棄,那就是它們一個個完成歷史任務,功能已由別的服務提供者所取代了。   回顧歷史,過去幾千年來人類社會的鬥爭,居然有很大比例是宗教之間為了利益爭奪搞出來的,那真是非常不幸,當一個信仰自認為天下為一,或是唯一正確、唯一「真貨」時,鬥爭必不可免。現在我回答人家查詢我信甚麼教時說「沒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是因為拿自己此刻的信念跟任何一個宗教此刻的教義逐一比較,看看有多少吻合,是浪費生命。教義、教規、經文等等都無非是後世吃宗教飯的人(我對他們並無不敬,並無偏見)為了實際需要而搞出來的,越搞越複雜、越搞越絕對,但是事不離實,近年的修行與際遇令我處處看到,原來天下間的真理只有一個,「道」只有一種,古今中外的「覺者」按本身的文化背景,際遇,用自己的語言在不同的角度指向同一個源頭(All great men think the same, only fools differ.「大人物想法都一樣;蠢人才有異議。」)靈修幫助我們悟出孔子、耶穌、佛祖、穆罕默德和各當代大師高人所共通的地方,那些就是重要的,至於他們有衝突的地方,都毫不重要,因為不是傳達錯誤,就是不同時代背景按不同的對象的講話所造成的。因此,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也應該是個真正的佛教徒,也應該是個真正的穆斯林,如果有人說:我是X教徒,不是Y教徒,那不要緊,希望他只是在採用X教的方式去達到目標,目標就是同時活出佛陀、基督、孔子、老子等人的精神。對我來說,基督教好像意大利粉、佛教好像米飯、印度教好像印度薄餅,它們的材料做法、味道、賣相不同,個一樣吃落肚,令人可以好好活下去。誰堅持說只有意大利粉或米飯才可以吃飽,只說明此君無知狂妄。   
* }7 W9 M+ o- `7 L6 {* R/ e( d                        
0 R6 W8 |) z9 i# l1 Z' C5 L. \, A(錄自《我如何如是信》第3章)
% y0 C% u5 q3 ?( @& J+ t8 k6 M! Z………………………………….9 K/ f( h* L1 ~. [$ h

% c  _: ~# Q" _. \4 L5 `' E本星期四,領洗53年紀念的晚上,阿祥分享半個世紀真情尋道的偶拾、恩典:
1 }+ E0 ^" N8 o  u8 G2 U - W$ {9 W7 Q0 {- k( X; p5 ~
這個神聖又不平凡的晚上,阿祥開放心靈與有緣的朋友切磋靈修路上的見聞,講耶穌和佛祖在甚麼地方以擁抱。  X) T, P* o! h" o5 S9 u
真正修行有成的得道者,原來見解行為都那麼一致。你知道實情嗎?* [2 Q- O# x6 v6 A
當晚《我如何如是信》、《順天快活人》、《為甚麼聖經信唔過耶穌信得過》三八折發售 (每本$19.5)。8 B5 B+ D! \% ^2 M
  ! X$ r& r1 q) z) r! G2 l3 O/ t* j; R
生命流動靈修夜:佛陀耶穌基本法* f9 b5 ~% ?8 k% b/ C: G
主持:周兆祥博士
0 T7 U6 U/ c  W. r8 q2 ]  I/ o
8月14日(星期四)下午7:30-9:30,請於7.15登記入座齊齊做靜心
3 L: d$ i0 ?3 B* i2 e綠野林(尖沙咀加拿分道2號13樓,地鐵尖沙咀站D2出口對面). k3 L$ N( j1 n( J" q" k% n
7 `$ Q9 f* i. F. r& Q/ s( O
豐盛交換$388,會員$368;60歲以上長者及6歲以上全日制學生、永久會員及流動生命手療師228)。
: R( `. D3 i  K請將費用以銀行轉賬轉入恆生銀行支票戶口: 228-699427-001,抬頭人「流動生命香港有限公司」,並在入數收據寫上參加者姓名,聯絡電話及活動名稱,電郵回info.lifeflow@gmail.com,我們將會用電郵回覆確認付款。 (請保存正本收據在活動入座時提交作記錄) 。送贈出席者手療資料。
. B- v8 Q2 |6 a0 v
, A$ _9 W9 T* }留位、查詢: 3428 2416,或WhatsApp6627 7500  (熱線服務時間每天正午12.00-下午8.0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