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抗癌“教練”發展迅速
9 K7 Y2 N: y6 F; h美國癌症協會幾年前啟動了第一個針對乳腺癌患者的“專業教練培訓計劃”。美聯社17日報導,如今該項目已擁有87個工作點,而且影響範圍仍在擴大。同樣提供培訓的還有美國全國乳腺癌患者聯盟等機構。一些大型醫院開始起用這些“專業教練”參與治療,幫助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和其他癌症患者渡過難關。' H1 A4 f3 d* z+ y+ Q
“專業教練培訓計劃”的培訓對象主要是戰勝癌症的人,他們與病魔鬥爭的經歷非常可貴。近年來,報名自願參加培訓的人數高居不下,並在去年 12月舉行的聖安東尼奧乳腺癌研討會上創下紀錄。
4 K5 }+ I  x1 G( X  D* S此次“聖安東尼奧計劃”中,240多名女性乳腺癌痊癒者深夜聚集在會議中心,認真聽取有關乳腺癌治療的最新研究成果。回家後,她們通過電話或面授方式把所學知識傳達給癌症患者。4 \6 j( q  @& J  e
  抗癌“教練”責任重大8 ?/ ~% w% W2 y9 f9 j& S
如果希望找一名專業抗癌“教練”,癌症患者可向主治醫生、當地醫院或癌症協會等機構尋求幫助。
5 |+ c7 Q) E( d+ B) |/ ?4 o專家說,一名稱職的教練應當具備以下要素:首先,他須善於傾聽、給人能夠依靠的感覺,並時刻準備伸出援手;其次,他須在第一時間向有需要的患者提供可靠信息;第三,他須熱情幫助患者本人做出決定,切勿強加自己的經驗和選擇。
' }. N2 z6 [0 \* f* D6 s8 H教練鮑伯•里特爾是一位男性乳腺癌痊癒者。他說:“我們從不教育患者該怎樣做。我們只負責提供信息,然後幫助他們思考。”
% n- X4 V8 h. X; d5 }老年患者做決定時最易受到外界干擾。里特爾說,有些人到中年的患者子女非常強勢,有時會忽視父母的意願並代他們做決定。4 C+ }4 I0 c7 |- v
  醫生擔憂: V4 w. I! D- j, x$ c$ F
醫生們認為,上面三項對“專業教練”的要求中,第三項最難做到。$ X. s0 {) Q# J0 n# y
乳腺癌專家肯特•奧斯博爾內博士說,“專業教練”對患者的影響令人擔憂。對那些始終猶豫、難以做決定的患者,奧斯博爾內擔心 “專業教練”輔導患者時會下意識向對方灌輸個人經驗,卻忽視“每個病人都不同”的道理。而作為醫生,他們有時不得不費盡心思爭取患者信任。
2 i& n8 O. Y$ h事實上,不少患者經過教練輔導後會做出與醫生建議相悖的決定。例如乳腺癌痊癒者維拉•布魯克斯,她於13年前被確診為乳腺癌,儘管當時腫瘤還處於早期階段,體積很小,醫生還是建議她切除乳房。布魯克斯找來一位“專業教練”,後者找出不同治療辦法供布魯克斯選擇,但從始至終,她都沒告訴布魯克斯應當如何做選擇。: E: I! c& {  ^+ l* s$ y- `3 ~
  布魯克斯最終選擇了保守療法。她至今對這位教練非常感激:“她一直在我身旁,傾聽我的痛苦,分享她的故事。”

返回列表